啪嗒爱丁丁

本命超蝙,我只想安心看他们谈恋爱。
你们不催文,不评论,我哪来的动力?(斜眼笑)

😂😂😂咕咕咕

突然看到这表情包,分享一下,真是说出来我们的心里话
侵删

【不义超蝙】无望 下 一(超人视角)

还没写完,看这样子估计要比蝙蝠视角长,先发出来立自己说今天更新的flag(不是),你们可以忽略掉这一次更新,因为后面我会把超人视角总的合在一起放出来





冷白色的大厅里,唯有被铁索缠绕双目失去神采的蝙蝠侠和一旁一直盯着布鲁斯尸体的卡尔。


卡尔不知道为何,他看着布鲁斯的尸体,心里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快,反而被布鲁斯临死前望向他的眼神给扰乱了心境。事实上,卡尔并不能理解布鲁斯眼中的复杂情绪,但有一件事卡尔却知道,那就是,布鲁斯死前并不恨他,他仿佛,要向他倾述些什么......


想到这,卡尔的心莫名其妙地开始疼,布鲁斯并不恨他?怎么会呢?他们是相看两厌的敌人啊!



为什么,我们难道不是敌人吗,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这么难受?



我杀了布鲁斯,我杀了跟我作对的叛军首领,我应该兴奋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恨我,布鲁斯,你该恨我啊,求求你恨我啊!!



为什么!!!



卡尔已经逐渐陷入癫狂,他双眼猩红,弯下腰,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像刚从地狱归来的怪物,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啊啊啊啊啊啊!!!”卡尔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猛地抬起头,刹那间,如岩浆般炙热的红色射线从卡尔的眼中射出,肆无忌惮地破坏四周的钢索。



可就是如此疯狂的超人,也近乎下意识地避开了布鲁斯地遗体。卡尔不知道为何,此时的他并没有胜利者的喜悦,他只觉得有人在挖食着他的心一般,钻心的疼。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这么难受?



卡尔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有些害怕地看了布鲁斯一眼,便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片土地。



钢筋铁索的大厅里,地上不知为何残留了一滴液珠,随着超人的离开,逐渐蒸发消逝在空气中。



可钢铁之躯从不流汗......



时间长河终究会继续向前流逝,从不为任何一人停留,距离那场闹剧的发生与结束,已经过去很久了。
久到超人都没有兴趣统治地球了。



久到人们在提起超人和蝙蝠侠时,只不过是久远历史里一位位为自己的立场而战斗的英雄。


久到超人再次清醒,明白自己因愤怒而干出多么荒唐的事。


久到超人带着对布鲁斯的愧疚而自我放逐。


久到超人选择再次回到这个蓝色的星球再看看......



“已经,太久了啊”卡尔叹了一口气,从梦中醒来。



寂静的夜,偶尔还能听到不远处的蝉鸣,喧鸣着,绽放盛夏的光彩,为这冷清的夜平添一丝生气。


“布鲁斯......”克拉克低头喃喃道。这是他生命中最为愧疚的人,一个为他而死的人...曾经的那些疯狂,那些无缘的爱与恨,在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心上的一块疤。他割下了那些无关痛痒的疤痕,心却不知为何,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



克拉克又一次梦见布鲁斯了,那复杂的眼神,是他至今未曾理解的情感。在克拉克数百年的漂泊中,他总是做同一个梦,梦见布鲁斯临死时温柔地看着他,直至冰冷。克拉克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何为何自己的心也会抽抽地疼,像被氪石狠狠地钉在了岩石上面,经受日晒雨淋。他确实有太多的不明白,从前和现在。
他甚至忘记了路易斯的面容,已经太久了,他想要抓住记忆的沙粒,却抓得越紧,消逝得越快。从前的事,已经不怎么重要了,克拉克将超人也埋葬在记忆之中,让超人伴着旧人旧事而消失。现在的克拉克,为自己而活,不用去担心数不清的犯罪了,不用去拯救无辜人的生命了。



但布鲁斯却从未从克拉克的记忆流逝,他就像刻在了克拉克的骨子里,从未离去。在每一个的不曾与人述说的深夜里,那个梦,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会折磨着克拉克伤痕累累的心。他总觉得是布鲁斯的亡魂在报复他,报复曾经他的疯狂,他的心狠......



克拉克怀揣着对布鲁斯的愧疚,端着一杯水,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窗前,盯着那寂寥的星空,思绪不知奔向何处。



有些时候,克拉克觉得即使是布鲁斯的亡魂折磨自己,也挺好的。



因为,蝙蝠侠让超人完整......



即使是亡魂,也会让克拉克记忆起原来那段并肩作战的日子。克拉克很怀恋曾经那段欢乐的时光,那时,他是光明之子,他是人们的骄傲......



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仅仅如此。



克拉克仰头,喝了一口水,又将杯子重重地放下,转身挤进黑暗之中,不知去向何处......



“都...过去了啊...”



过去已经再也过不去了。



现在的这颗湛蓝色的星球,与克拉克记忆中的相同却又有所出入。现在的地球上,人类形势依旧不容客观,环境气候等问题依然如鲠在喉,依旧会有人违法犯罪。不过,现如今的社会上,却并无任何超级英雄,与之相对的也没有超级罪犯。



克拉克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老老实实地当个记者来糊弄日子。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直到这么一天,他的主编告诉他报社又双叒被收购了。而且今天企业的少东家就会来这里视察,而克拉克则被指定去接待少东家。主编码着个脸,恶狠狠地威胁他一定要注意报社的形象,不然?嗯哼嗯。


克拉克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回忆起曾经仿佛也如此被支配过的恐惧。


不过克拉克还是很好奇这位从未蒙面的少东家。他早早地来到了大厦门口,等待着来者。



不远处,缓缓驶来一辆阿斯顿马丁,从车上下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士。


克拉克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僵住了全身,那张记忆里重复出现的脸,现在就这么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记忆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涌入克拉克的脑海里,那些他以为他已经忘却的回忆又再次的喧嚣,宣告那些美好的经历。



青年缓步走到克拉克的面前,有些疑惑的在克拉克面前挥了挥手,将克拉克从回忆中唤醒。


“先生?”


克拉克连忙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伸出手与青年握手。


“我是克拉克·肯特,请问你是?”


青年人听后笑道,“我俩还挺有缘,我爸给我取名叫做布鲁斯·韦恩,我俩可以相爱相杀啦?”


听到这名字,克拉克又一次陷入僵局,呆呆的望着布鲁斯...这人长得也与布鲁斯一模一样,难道还真是蝙蝠侠附体了?


布鲁斯看着呆滞的克拉克,但也是习以为常,无奈的耸耸肩。


“我爸可是蝙蝠侠的终极粉丝,不顾我妈的反对,强行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你想笑就笑吧反正和历史人物重名也不是我想要的。不够,我打心底里觉得布鲁斯韦恩这个名字挺好听的不是吗?”


“不不不,我没别的意思,韦恩先生,我只是觉得你长的很像我曾经的一位朋友,他也叫布鲁斯韦恩,看到你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克拉克连忙挥手解释,想要打消布鲁斯的疑虑。


“哦是吗?那你的朋友现在在哪?有机会我可一定要认识认识!”布鲁斯显得很兴奋,开心的笑了起来,仿佛自己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知音。


克拉克愣愣地看着布鲁斯的笑脸,他,从未这样笑过......却又在听见这句话后,脸色突然暗淡了下去。


“他...已经不在了......”


“哦,我很抱歉!”布鲁斯听见这话十分慌乱和愧疚,为自己的言行做出道歉。


“没事,逝者已逝。”克拉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吧,我先带你参观一下这座大厦。”说着,便在前方领路,带着布鲁斯四处参观,解答着布鲁斯的疑惑。





放心,是刀子,还没开始虐呢,毕竟这么多人血书

【不义超蝙】无望 (蝙蝠视角)

看完不义的脑洞,采用的超人结局,不过默认蝙蝠侠不是被控,而是被抹除意识。
我把蝙蝠视角写完了,把两个部分合在一起了,看了前面的可以快速下拉一部分。

         诺大的飞船里,隐隐约约传来了压抑的呻吟。

       “不,不,克拉克......你不会想这么做的......”

       布鲁斯此时浑身上下被钢索绑住,在他的背后,死死地插着两根触手。黑色的装甲无法护住蝙蝠侠,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待宰的羊羔,不停地挣扎,握紧了拳,企图从钢索的禁锢中逃离,却丝毫不能动弹。钢索里传出一阵阵能量,布鲁斯被迫承受着这些改造他的力量,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

       布鲁斯脸色苍白,身体逐渐无力,只能悲哀地看着他面前脸色冰冷的男人,那身着蓝衣,似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以及...他所偷偷爱恋着的男人。

      “我还是,失败了吗?...我终究无法挽回和拯救我爱的人...”布鲁斯半闭着眼眸,垂下头,心头汹涌着自责,是他,并没有保护好他爱的人,是他,让他爱的人经历了人间至痛,是他,无法将超人拉回正轨。
    

        不,一切都不该是这样。带着最后一丝希冀,布鲁斯用自己沙哑地嗓音呼唤着他面前这个氪星人,“克...拉克。”即使是自己身死,布鲁斯也不希望超人失去内心的美好,不愿意放弃他,不愿意放弃黑夜的阳光。

      “克拉克,快停手吧,你的内心还有阳光...你会成为更好的,别中了小丑的诡计,别...别成为他所希望你成为的样子......”

       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强势地打断,蓝眼睛的男人眼中充斥着暴虐,面色狰狞,两步快速走上前,狠狠地掐住蝙蝠侠的脖子,将头凑到布鲁斯的眼前,将自己的疯狂完全展现在布鲁斯面前,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将话吐了出来。

      “你没有资格这么说!!你本应该站在我这一边,布鲁斯,你本应该无条件地支持我,小丑他害我错杀了路易斯,我们的孩子。你本该和我一起面对,可你却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为了罪犯的生命,你放弃了你曾经最好的朋友。布鲁斯,当我失去路易斯和大都会时,你曾是我唯一的依靠,你却无情的抛弃了我,像个垃圾一般,不曾在意你身边的人,而现在的这些,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蝙蝠侠会和我作对,这个世界,在我的带领下会没有任何罪恶。而代价就是,反对我的人,都会被铲除。”

      语罢,超人嘴角斜向上翘,头微微一撇,带着疯狂,有带着戏谑,盯着已经微微失去意识的布鲁斯,不屑地将手一甩,放开了几近窒息的蝙蝠侠。 

     “布鲁斯,你应该知道,在路易斯死去的那一晚,地球上就再也不会有克拉克了,克拉克为路易斯而活,她死了,克拉克自然也死了,留下的只有卡尔·艾尔。放弃你心中所谓克拉克会回来的妄念吧,布鲁斯,你会被抹除意识,亲自帮我除掉反抗军。你所保护的人,都会因你而死去,这样,都是你和我作对的代价!!”氪星人就这么站在蝙蝠侠的面前,带着胜者的骄傲,静静地欣赏着他的落魄。

     “布鲁斯,你可真是狼狈啊,凡人是不会懂得感恩的,我对他们这样尽责地保护,却总是被人忌惮,被人算计,那干脆,就一起毁灭好了,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克拉克,那么蝙蝠侠也就作为Finest一起消失吧。”

       蝙蝠侠听到这毫不留情地话语,心里感觉像被刀子划过一样疼,究竟是什么时候,他把他的克拉克弄丢了了呢?他想要反驳,可这具身体连说话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力已经越来越少,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恍惚间,在灵魂消散的晃荡间,在生命逐渐逝去的那些许的刹那,他仿佛看到了过去,那些旧人旧事,那些年,他为之奋斗的事,他所遗憾的事――拯救克拉克......




     布鲁斯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无言的夜晚,当超人带着傻笑飞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甚至带着少有的因为激动而产生的汗珠,双手,也在无意识地颤抖,他的眼睛带着笑意,是那么的蓝,那么的闪耀和纯粹,仿佛里面有着一片星辰。该死,就是这一份如海洋般的深邃和单纯,才让布鲁斯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陷进阳光的温暖与慵懒,陷进大海的波澜与壮阔。

     虽早有预料,但当克拉克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路易斯怀孕了,布鲁斯心中还是泛起了一阵阵涟漪。克拉克从来不会因为他而笑得这么开心。

     放弃吧,布鲁斯,别再渴望了,黑夜是触碰不到阳光的黑夜与阳光触碰,只会消融,,光明之子与黑暗骑士,多么悲哀的幻想,你连此时的悲哀,都只是不可言说的罪恶。你和他,只是也只能是朋友而已。放弃吧,布鲁斯,放弃你心中的荒谬,只做朋友也可以了,你至少可以看着他幸福,看着他拥吻他爱的人,看着他有个美满的家庭......

     “布鲁斯,你是怎么知道的。”当蓝大个环抱着双臂,一脸好奇地飞了过来,却又在常人的安全距离处停下,如此守规矩,却又礼貌地令人心疼。

      你永远,也无法知道我对你的爱,我对你的观察,你只知道我很了解你,去不知道这份了解,来自于何,克拉克,你,究竟要让我拿你怎么办?...布鲁斯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酸涩,不敢显露分毫,浅浅地在超人面前分析了起来,掩饰自己对他不该有的心思。布鲁斯说着,不想去看克拉克,但总会不由自主被克拉克吸引,他爱死了这张该死的脸,这张脸的主人,他绕指的情爱,他言语里的带着惊喜的温柔,深深的扎根在了他的心中,但这脸上的温柔从不属于蝙蝠侠,这让人无可奈何却又毫无指望...

     “well,布鲁斯,我能够听到我孩子的心跳,美妙的旋律,呃呃,布鲁斯,我想你当我和路易斯孩子的教父,你是个优秀的人,你还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你一定能给我的孩子带来好的影响。”克拉克带着畅想未来的话语,在布鲁斯耳中像刀子一般挖着他的心,啃食着他悲恸的灵魂。

       教父么,你可真是残忍呢,克拉克,我如此无望地恋着你,希望你能知道,却又害怕你知道的抗拒。唉,罢了,也该是时候放下了,我只要在你身边默默守护你就好了。

     布鲁斯最终并没有回应氪星人的邀请,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脚下的城市,他所守候着的哥谭,他会慢慢放下心中无望的渴望,他会的,蝙蝠侠无所不能。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守护而已。身穿黑袍的布鲁斯完美的隐瞒留着自己的情绪,现在,是时候离开了。

      蝙蝠侠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从空中一跃而下,披风在空中飞舞,身影慢慢消失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当晚,布鲁斯做了一个美梦,他梦见他们的初见。克拉克从天上缓缓降落,带着愧疚凝视着他。红色的披风在空中飘舞,似他心中不可言说的烈火,无声地,焚烧着布鲁斯求而不得的内心,从那时起,布鲁斯便偷偷沉醉在那双引人犯罪的蓝色眼眸里,他多想诉说他对克拉克无望的爱恋,他多想,陷在克拉克温暖的怀抱中,他多想......他对于克拉克,想要得到的有太多,但他内心深处知道,这些,都只是他不可示人的幻想。他能够拥有的,只有这梦中的片刻沉沦,在梦中,他不是蝙蝠侠,他能够拥有克拉克。

     即使,只此一刻......

     布鲁斯从梦中醒来,他睁开眼,猛地坐起,用手捏了捏自己的眉间,仿佛在回味那个温暖的梦,又仿佛,在为自己的幻想感到忏愧。



    意识在缓缓消逝,布鲁斯的愈发的迷离,眼神找不到焦距,他无法忘记,当他听到路易斯死讯时,他内心的焦灼,他对于超人担心,以及,他内心深处,令他感到厌恶的...希冀。

   他竟是如此卑劣的一个人,他为自己荒诞的想法感到恶心。蝙蝠侠,就这么一个超人,就让你完全失去了原则了吗?强压下心中的不适,看着已经陷入疯狂想要杀掉小丑的超人,他冲上去,想要阻止超人,想要找回超人他失去的理智。

    “超人,别,别这样......”

     可言语总是这样的无力,布鲁斯被无情地推开,他躺在地上,无力地看着超人红着眼,一只手提着小丑,另一只手握紧了拳,打穿小丑的心脏。蝙蝠侠就只能这么无力地看着,看着超人一步步走向堕落的深渊,看着如海洋般纯净的氪星人出现裂缝。

      布鲁斯灰绿色的眼眸充满着懊悔,生平第一次,他是如此痛恨自己没能做到更好,如果,他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那么路易斯会不会就不会死,大都会也能够幸免于难?

      但如果也仅仅只能是如果,他最终还是走上了克拉克的对立面,为了反抗超人的统治,他联合了许多人,当然,他也失去了太多。最令他无法接受的,表示阿福的死。他无法忘记,他听到这一噩耗是内心撕心裂肺的疼。有那么一刻,内心的疯狂想让他不择手段杀了超人后再自杀,他太累了,他不想去挑这么多的担子了。

    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布鲁斯就这么无力的躺在地上,双眸无神,像是失去了灵魂的破布娃娃。

    他甚至,没有办法去给阿福收尸,他脑海里无法控制的,涌现出阿福的音容面貌。

    “Master Bruce,你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迟早会逼得我这个老头子白发人送黑发人。”

     “鉴于少爷这么固执,我也老了,做不来小甜饼了,只有委屈少爷喝点蔬菜汁了。”

      记忆里,那个言辞犀利,总能呛得他说不出话的男人,那个他下意识的依靠,那个给他缝纫伤口叹气又心疼的男人,就这么离他而去了。而他,甚至忘记了阿福什么时候长出了第一根白发,夜巡太忙,不论是作为蝙蝠侠,还是布鲁斯,他都欠这个一直在他背后默默付出的太多太多。记忆里,那个从父母去世就一直陪伴在自己的高大的男人,是他最脆弱时最有力的支撑。他需要在意的太多,下意识地,他忽略了阿福其实也会老,也会受伤,会在他每一次夜巡时提心吊胆,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像布鲁斯一样,从不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告诉别人。于是,这个男人成了布鲁斯今生最大的遗憾。

     虽不是父亲,却胜似父亲......

     可是生活还得继续,超人的暴政容不得他有一丝疏忽,同伴们的一个个身死的噩耗,让蝙蝠侠伤痕累累的心饱受折磨。有时,他甚至只能握紧拳,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人为了殿后送死。他痛恨自己的无力,该死,最让他不可接受的,是他即使这时也无法控制他内心对超人的悸动,这让他感觉背叛了反抗军,他对不起那些死去的的人,他对不起...阿福...
  



  计划一步步实施,蝙蝠侠找来了平行世界的正义联盟,有了正义联盟的帮助,卡尔·艾尔也被抓进了红太阳监狱。蝙蝠侠的重担终于可以卸下了,看着平行世界的超人围着蝙蝠侠转悠,一脸心急地问这问那“B,你有没有受伤?”“你没事吧?”却只换回黑衣男子一个淡淡的“恩。”而超人却跟吃了蜜似地傻笑,差点就要抱着蝙蝠侠一起飞起来一样,亲昵地环抱着黑衣男,在他的耳边述说自己的担忧,谴责布鲁斯不跟其他人商量的单独行动。

     气氛是那样的好,可站在后面的布鲁斯却感觉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这一幕,似熟悉又陌生,他曾无数次在梦里这样幻想,却又在醒来时收拢自己的失落。这些,都已经过去太久了......时光,悄悄地爬上了他的双鬓,他也不是原来那个意气风发的蝙蝠侠了......

     后来在为平行世界的正联送别时,他还是按耐不住地问了对面蝙蝠侠一句“你和他,是一对?”

     对面人听到这话,有些害羞,却又强撑着无所谓狠狠地瞪了蓝大个死死地搂着他腰的手,在发现挣脱不开那只咸猪手和看到那张笑得像阳光般灿烂的脸时只能作罢的不咸不淡地回答了声“恩。”

     这么一刻,就听到这么简单的回答,布鲁斯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涩异常,他有些慌乱,却又强装镇定。布鲁斯感觉自己多年来的夙愿仿佛完成了一般轻松,却又在想到自己和卡尔已经无法挽回而目光暗淡。

     他们,已经,无法挽回了啊.....

     最后,布鲁斯只能叹了口气,对对面的蝙蝠侠告诫道“保护好他。”

     蝙蝠侠听后,收起了自己的羞涩,也镇重地回答“恩,我会的。”像是对自己,也是对布鲁斯的承诺。

     克拉克则是一脸理所应当“我一定会好好保护B的,保证不会让他受到一丝伤害,你放心吧。”

     超人分不清情况的话让蝙蝠侠很想捂脸躲起来,他当初,到底是看上了这个人什么呢。又在转头时撞上克拉克明媚如阳光的笑脸羞红了脸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心想还好带了个面具,不然这脸就丢大了。

     布鲁斯看着他们不分场合地秀恩爱,只能无奈的叹口气,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所有的黑夜都会渴望光明,所有的蝙蝠侠都会沉醉在超人和煦温暖的笑脸里,但却不是所有的克拉克都需要布鲁斯......



    再后来,就是布莱尼亚克入侵,蝙蝠侠不得不借助超人的力量来击败他。

    又是以往正联的大厅,这里早已荒废,这间屋子,埋藏了太多的回忆,也埋藏了太多的无奈,再相见,两人也早已是物非人非了。卡尔望着已显破败地大厅,眼神深邃,说不清情绪,只能疑惑地质问他面前的布鲁斯“你为什么留着它?”

    “留着什么?”蝙蝠侠眼神躲躲闪闪,目视着斜上方,兜着自己颤动的心,若无其事地回答。

      超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无言的扯下了盖着曾经联盟大厅的会议桌上的布,露出了那一张上面冲满裂痕的桌子。这里有太多的回忆,即使是心已经冰冷的超人,也快承受不下去了,他只能选择质问,卡尔心里也明白,他和布鲁斯两人,就跟那桌子一般,毁了就是毁了,再也回不去了。

     可布鲁斯却没有说话,他只是略有深意地盯了超人一眼,而后,便像被戳穿心事地逃离了这大厅,留下了一头雾水的超人。



     回忆结束,布鲁斯和蝙蝠侠都即将成为过去,生命就在这样一刻,渐渐地远离布鲁斯。可就在这样的弥留之际,布鲁斯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心里对克拉克的爱也愈发热烈起来。布鲁斯突然想到了平行世界的超人和蝙蝠侠。


      他真的好羡慕,好羡慕他们的生活,好羡慕另一个自己能够这样没有拘束地躺在超人的怀里,能理所应当不用躲藏地占有超人的笑。

      他多想,多想摸摸超人的脸庞,抚上他英俊的脸庞,这么多年了,他以为他能够忘了克拉克,可只有在这时,他才明白,他只是把对他的爱转移到内心更深处不去打扰他。可,转移的爱也是爱,不多却也不少。

      他这一生,有太多的遗憾,他多想在叫他一声克拉克,他多想去抚摸他从未敢抚摸的超人的脸庞,他多想,对超人述说这些年他对他无望的爱恋,他有太多太多的多想,都是关于超人......


      可多想也只能是多想,他连抬起手的力气都已经丧失,他能做的,只是用尽自己全身力气记住超人的模样,嘴唇一开一合“克...克...”

      可这却成了布鲁斯的未尽之言,努力抬起的手也已经垂下,布鲁斯笑着,因为,他看到那个带着红色披风的男人,笑着来接他了。

     一如初见


下面就该狠狠地虐超人了来泄我心头之恨了,😈😈😈,我承认很多细节我都没写完,但我真的写不下去了,我打字又慢,高三党暑假作业都快把我逼疯。

超人虐完了估计会有一个主世界超蝙Dirty talk的车,超人又不小心中魔法了,超羞耻😂😂😂羞耻play

不义联盟前面最虐的就是这个笑了吧,这求而不得的心酸与无奈。

【不义超蝙】无望 上 (一) 蝙蝠视角

         看了不义后的脑洞,借用的游戏结局,不过默认的是抹除意识,而不是控制。

         OOC预警,沙雕小学生文笔预警

         诺大的飞船里,隐隐约约传来了压抑的呻吟。

       “不,不,克拉克......你不会想这么做的......”


       布鲁斯此时浑身上下被钢索绑住,在他的背后,死死地插着两根触手。黑色的装甲无法护住蝙蝠侠,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待宰的羊羔,不停地挣扎,握紧了拳,企图从钢索的禁锢中逃离,却丝毫不能动弹。钢索里传出一阵阵能量,布鲁斯被迫承受着这些改造他的力量,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


       布鲁斯脸色苍白,身体逐渐无力,只能悲哀地看着他面前脸色冰冷的男人,那身着蓝衣,似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以及...他所偷偷爱恋着的男人。




       “我还是,失败了吗?...我终究无法挽回和拯救我爱的人...”布鲁斯半闭着眼眸,垂下头,心头汹涌着自责,是他,并没有保护好他爱的人,是他,让他爱的人经历了人间至痛,是他,无法将超人拉回正轨。


      不,一切都不该是这样。带着最后一丝希冀,布鲁斯用自己沙哑地嗓音呼唤着他面前这个氪星人,“克...拉克。”即使是自己身死,布鲁斯也不希望超人失去内心的美好,不愿意放弃他,不愿意放弃黑夜的阳光。


      “克拉克,快停手吧,你的内心还有阳光...你会成为更好的,别中了小丑的诡计,别...别成为他所希望你成为的样子......”


      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强势地打断,蓝眼睛的男人眼中充斥着暴虐,面色狰狞,两步快速走上前,狠狠地掐住蝙蝠侠的脖子,将头凑到布鲁斯的眼前,将自己的疯狂完全展现在布鲁斯面前,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将话吐了出来。


      “你没有资格这么说!!你本应该站在我这一边,布鲁斯,你本应该无条件地支持我,小丑他害我错杀了路易斯,我们的孩子。你本该和我一起面对,可你却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为了罪犯的生命,你放弃了你曾经最好的朋友。布鲁斯,当我失去路易斯和大都会时,你曾是我唯一的依靠,你却无情的抛弃了我,像个垃圾一般,不曾在意你身边的人,而现在的这些,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蝙蝠侠会和我作对,这个世界,在我的带领下会没有任何罪恶。而代价就是,反对我的人,都会被铲除。”


     语罢,超人嘴角斜向上翘,头微微一撇,带着疯狂,又带着戏谑,盯着已经微微失去意识的布鲁斯,不屑地将手一甩,放开了几近窒息的蝙蝠侠。 


     “布鲁斯,你应该知道,在路易斯死去的那一晚,地球上就再也不会有克拉克了,克拉克为路易斯而活,她死了,克拉克自然也死了,留下的只有卡尔·艾尔。放弃你心中所谓克拉克会回来的妄念吧,布鲁斯,你会被抹除意识,亲自帮我除掉反抗军。你所保护的人,都会因你而死去,这样,都是你和我作对的代价!!”氪星人就这么站在蝙蝠侠的面前,带着胜者的骄傲,静静地欣赏着他的落魄。



     “布鲁斯,你可真是狼狈啊,凡人是不会懂得感恩的,我对他们这样尽责地保护,却总是被人忌惮,被人算计,那干脆,就一起毁灭好了,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克拉克,那么蝙蝠侠也就作为Finest一起消失吧。”


     蝙蝠侠听到这毫不留情地话语,心里感觉像被刀子划过一样疼,究竟是什么时候,他把他的克拉克弄丢了了呢?他想要反驳,可这具身体连说话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力已经越来越少,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恍惚间,在灵魂消散的晃荡间,在生命逐渐逝去的那些许的刹那,他仿佛看到了过去,那些旧人旧事,那些年,他为之奋斗的事,他所遗憾的事――拯救克拉克......


     布鲁斯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无言的夜晚,当超人带着傻笑飞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甚至带着少有的因为激动而产生的汗珠,双手,也在无意识地颤抖,他的眼睛带着笑意,是那么的蓝,那么的闪耀和纯粹,仿佛里面有着一片星辰。该死,就是这一份如海洋般的深邃和单纯,才让布鲁斯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陷进阳光的温暖与慵懒,陷进大海的波澜与壮阔。



     虽早有预料,但当克拉克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路易斯怀孕了,布鲁斯心中还是泛起了一阵阵涟漪。克拉克从来不会因为他而笑得这么开心。



     放弃吧,布鲁斯,别再渴望了,黑夜是触碰不到阳光的黑夜与阳光触碰,只会消融,,光明之子与黑暗骑士,多么悲哀的幻想,你连此时的悲哀,都只是不可言说的罪恶。你和他,只是也只能是朋友而已。放弃吧,布鲁斯,放弃你心中的荒谬,只做朋友也可以了,你至少可以看着他幸福,看着他拥吻他爱的人,看着他有个美满的家庭......



     “布鲁斯,你是怎么知道的。”当蓝大个环抱着双臂,一脸好奇地飞了过来,却又在常人的安全距离处停下,如此守规矩,却又礼貌地令人心疼。



      你永远,也无法知道我对你的爱,我对你的观察,你只知道我很了解你,去不知道这份了解,来自于何,克拉克,你,究竟要让我拿你怎么办?...布鲁斯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酸涩,不敢显露分毫,浅浅地在超人面前分析了起来,掩饰自己对他不该有的心思。布鲁斯说着,不想去看克拉克,但总会不由自主被克拉克吸引,他爱死了这张该死的脸,这张脸的主人,他绕指的情爱,他言语里的带着惊喜的温柔,深深的扎根在了他的心中,但这脸上的温柔从不属于蝙蝠侠,这让人无可奈何却又毫无指望...



     “well,布鲁斯,我能够听到我孩子的心跳,美妙的旋律,呃呃,布鲁斯,我想你当我和路易斯孩子的教父,你是个优秀的人,你还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你一定能给我的孩子带来好的影响。”克拉克带着畅想未来的话语,在布鲁斯耳中像刀子一般挖着他的心,啃食着他悲恸的灵魂。



     教父么,你可真是残忍呢,克拉克,我如此无望地恋着你,希望你能知道,却又害怕你知道的抗拒。唉,罢了,也该是时候放下了,我只要在你身边默默守护你就好了。



     布鲁斯最终并没有回应氪星人的邀请,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脚下的城市,他所守候着的哥谭,他会慢慢放下心中无望的渴望,他会的,蝙蝠侠无所不能。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守护而已。身穿黑袍的布鲁斯完美的隐瞒留着自己的情绪,现在,是时候离开了。


    蝙蝠侠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从空中一跃而下,披风在空中飞舞,身影慢慢消失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我不同意→_→
超人也不同意→_→
克拉克·肯特也不同意→_→
卡尔·艾尔也不同意→_→
都有四个人不同意了(自欺欺人😐)
你们是不会幸福的
除非这是老爷你为了逼小记者向你表白心意找猫女帮的忙。
啧啧啧,双向暗恋真苦逼(自我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