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爱丁丁

本命超蝙,我只想安心看他们谈恋爱。
你们不催文,不评论,我哪来的动力?(斜眼笑)

【不义超蝙】无望 下 一(超人视角)

还没写完,看这样子估计要比蝙蝠视角长,先发出来立自己说今天更新的flag(不是),你们可以忽略掉这一次更新,因为后面我会把超人视角总的合在一起放出来





冷白色的大厅里,唯有被铁索缠绕双目失去神采的蝙蝠侠和一旁一直盯着布鲁斯尸体的卡尔。


卡尔不知道为何,他看着布鲁斯的尸体,心里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快,反而被布鲁斯临死前望向他的眼神给扰乱了心境。事实上,卡尔并不能理解布鲁斯眼中的复杂情绪,但有一件事卡尔却知道,那就是,布鲁斯死前并不恨他,他仿佛,要向他倾述些什么......


想到这,卡尔的心莫名其妙地开始疼,布鲁斯并不恨他?怎么会呢?他们是相看两厌的敌人啊!



为什么,我们难道不是敌人吗,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这么难受?



我杀了布鲁斯,我杀了跟我作对的叛军首领,我应该兴奋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恨我,布鲁斯,你该恨我啊,求求你恨我啊!!



为什么!!!



卡尔已经逐渐陷入癫狂,他双眼猩红,弯下腰,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像刚从地狱归来的怪物,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啊啊啊啊啊啊!!!”卡尔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猛地抬起头,刹那间,如岩浆般炙热的红色射线从卡尔的眼中射出,肆无忌惮地破坏四周的钢索。



可就是如此疯狂的超人,也近乎下意识地避开了布鲁斯地遗体。卡尔不知道为何,此时的他并没有胜利者的喜悦,他只觉得有人在挖食着他的心一般,钻心的疼。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这么难受?



卡尔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有些害怕地看了布鲁斯一眼,便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片土地。



钢筋铁索的大厅里,地上不知为何残留了一滴液珠,随着超人的离开,逐渐蒸发消逝在空气中。



可钢铁之躯从不流汗......



时间长河终究会继续向前流逝,从不为任何一人停留,距离那场闹剧的发生与结束,已经过去很久了。
久到超人都没有兴趣统治地球了。



久到人们在提起超人和蝙蝠侠时,只不过是久远历史里一位位为自己的立场而战斗的英雄。


久到超人再次清醒,明白自己因愤怒而干出多么荒唐的事。


久到超人带着对布鲁斯的愧疚而自我放逐。


久到超人选择再次回到这个蓝色的星球再看看......



“已经,太久了啊”卡尔叹了一口气,从梦中醒来。



寂静的夜,偶尔还能听到不远处的蝉鸣,喧鸣着,绽放盛夏的光彩,为这冷清的夜平添一丝生气。


“布鲁斯......”克拉克低头喃喃道。这是他生命中最为愧疚的人,一个为他而死的人...曾经的那些疯狂,那些无缘的爱与恨,在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心上的一块疤。他割下了那些无关痛痒的疤痕,心却不知为何,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



克拉克又一次梦见布鲁斯了,那复杂的眼神,是他至今未曾理解的情感。在克拉克数百年的漂泊中,他总是做同一个梦,梦见布鲁斯临死时温柔地看着他,直至冰冷。克拉克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何为何自己的心也会抽抽地疼,像被氪石狠狠地钉在了岩石上面,经受日晒雨淋。他确实有太多的不明白,从前和现在。
他甚至忘记了路易斯的面容,已经太久了,他想要抓住记忆的沙粒,却抓得越紧,消逝得越快。从前的事,已经不怎么重要了,克拉克将超人也埋葬在记忆之中,让超人伴着旧人旧事而消失。现在的克拉克,为自己而活,不用去担心数不清的犯罪了,不用去拯救无辜人的生命了。



但布鲁斯却从未从克拉克的记忆流逝,他就像刻在了克拉克的骨子里,从未离去。在每一个的不曾与人述说的深夜里,那个梦,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会折磨着克拉克伤痕累累的心。他总觉得是布鲁斯的亡魂在报复他,报复曾经他的疯狂,他的心狠......



克拉克怀揣着对布鲁斯的愧疚,端着一杯水,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窗前,盯着那寂寥的星空,思绪不知奔向何处。



有些时候,克拉克觉得即使是布鲁斯的亡魂折磨自己,也挺好的。



因为,蝙蝠侠让超人完整......



即使是亡魂,也会让克拉克记忆起原来那段并肩作战的日子。克拉克很怀恋曾经那段欢乐的时光,那时,他是光明之子,他是人们的骄傲......



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仅仅如此。



克拉克仰头,喝了一口水,又将杯子重重地放下,转身挤进黑暗之中,不知去向何处......



“都...过去了啊...”



过去已经再也过不去了。



现在的这颗湛蓝色的星球,与克拉克记忆中的相同却又有所出入。现在的地球上,人类形势依旧不容客观,环境气候等问题依然如鲠在喉,依旧会有人违法犯罪。不过,现如今的社会上,却并无任何超级英雄,与之相对的也没有超级罪犯。



克拉克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老老实实地当个记者来糊弄日子。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直到这么一天,他的主编告诉他报社又双叒被收购了。而且今天企业的少东家就会来这里视察,而克拉克则被指定去接待少东家。主编码着个脸,恶狠狠地威胁他一定要注意报社的形象,不然?嗯哼嗯。


克拉克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回忆起曾经仿佛也如此被支配过的恐惧。


不过克拉克还是很好奇这位从未蒙面的少东家。他早早地来到了大厦门口,等待着来者。



不远处,缓缓驶来一辆阿斯顿马丁,从车上下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士。


克拉克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僵住了全身,那张记忆里重复出现的脸,现在就这么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记忆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涌入克拉克的脑海里,那些他以为他已经忘却的回忆又再次的喧嚣,宣告那些美好的经历。



青年缓步走到克拉克的面前,有些疑惑的在克拉克面前挥了挥手,将克拉克从回忆中唤醒。


“先生?”


克拉克连忙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伸出手与青年握手。


“我是克拉克·肯特,请问你是?”


青年人听后笑道,“我俩还挺有缘,我爸给我取名叫做布鲁斯·韦恩,我俩可以相爱相杀啦?”


听到这名字,克拉克又一次陷入僵局,呆呆的望着布鲁斯...这人长得也与布鲁斯一模一样,难道还真是蝙蝠侠附体了?


布鲁斯看着呆滞的克拉克,但也是习以为常,无奈的耸耸肩。


“我爸可是蝙蝠侠的终极粉丝,不顾我妈的反对,强行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你想笑就笑吧反正和历史人物重名也不是我想要的。不够,我打心底里觉得布鲁斯韦恩这个名字挺好听的不是吗?”


“不不不,我没别的意思,韦恩先生,我只是觉得你长的很像我曾经的一位朋友,他也叫布鲁斯韦恩,看到你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克拉克连忙挥手解释,想要打消布鲁斯的疑虑。


“哦是吗?那你的朋友现在在哪?有机会我可一定要认识认识!”布鲁斯显得很兴奋,开心的笑了起来,仿佛自己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知音。


克拉克愣愣地看着布鲁斯的笑脸,他,从未这样笑过......却又在听见这句话后,脸色突然暗淡了下去。


“他...已经不在了......”


“哦,我很抱歉!”布鲁斯听见这话十分慌乱和愧疚,为自己的言行做出道歉。


“没事,逝者已逝。”克拉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吧,我先带你参观一下这座大厦。”说着,便在前方领路,带着布鲁斯四处参观,解答着布鲁斯的疑惑。





放心,是刀子,还没开始虐呢,毕竟这么多人血书

评论(12)

热度(84)